杜微

穿着元帅制服在御座上操银河帝国的皇帝,并且之后挑战了火车便当和公开play,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羞涩地为杨莱群做个群宣,qq群号 788464913

六一贺文纯甜开车,本文主要在虚拟现实里让他们玩了皇帝元帅军装的制服play,公开play和女装play(婚礼)。如果无法接受他们有这种性幻想,希望能及时点叉避雷。

故事前置背景大概就是,原著结尾他俩谈判之后,杨去费沙上大学,转职历史学者,并和莱谈上了恋爱。目前他们处于已经定情了一段时间的地下情人状态。最近在试验军方刚研究出来的脑机接口联网系统,并且假公济私地做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情。

本文设定来自《真名实姓》。作为最早完整描述赛博空间的小说之一,这本在81年出本的小说,现在看来我感觉也超时髦的,推荐大家去看。不过为了作者爱好和需要,本文将设定做了部分魔改。如果发现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就请……忽略好了,只是为了开车而已。

毫无文笔和OOC警告,我感觉写出来的完全变成我流杨莱,不知道怎么写对话和反应才能像他们,感觉完全在用自己的说话习惯写文。而且我设定下他们因为交流相恋导致彼此观念发生了一定的改变,而且老司机状态下开车脸皮厚度都大幅度上升,可能和平时原著表现出来的性格有些区别。

本文在谈性幻想的科普内容时化用了此文的一些句子而且文中设定他们看到的内容或者说氛围也跟这篇稍微有点区别,主要是不搞性格分析,而是专心强调这些性幻想都很健康常见。

------------------------------------------------------------------

莱因哈特躺进水箱床,带好头盔,让脑关电级紧贴在头部。他放松自己的精神,以使自己好进入另一个世界。没多久,他的意识漂浮了起来,仿佛灵魂离体而出。潜意识将四周化为一片璀璨的星空,不过他现在并无心感叹宇宙之美,潜意识之上的清醒知觉在这片星空里检索寻找着,很快找到了通向约定之地的路径。他降临那属于他和爱人的秘密领域,发现他的约会对象已经在那里等待。


不同于当初两人刚定情时的矜持,现在已经是熟手情侣状态下的杨文里见面就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杨搂着莱因哈特的后颈,继而抚摸上他的头发,将他俩的脸贴近。接吻这种互动性高的行为,在这片纯由想象力构成的空间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这要求双方都知道该如何发出大量的暗示,并且对对方的暗示做出适当的对应。如同配合默契的舞者一般,他们必须让他们的想象达成共鸣。还好他们现在可都是老手了,杨文里固然先用他的舌头发起了狂野的进攻,但是莱因哈特在心领神会地接下来的同时,也发送了自己如何将杨吻到意乱神迷的暗示。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已经兴奋到一触即发,赛博空间里的接吻不仅使人回忆起现实里的甘美,甚至比现实里还要带劲——最起码现实里他们可坚持不了这么久。杨文里平定了一下情绪,笑着说:“一想到之后得编出几千字的使用感想,我觉得我们应该尝试一些在这里才能玩到的。"莱因哈特表示赞同,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向杨展示了自己最疯狂的一个性幻想。杨文里看到莱因哈特站在无忧宫大殿的御座前,穿着全套的皇帝礼服——实在是太过全套了,似乎也就在黑珍珠室加冕的时候,见过他穿戴如此整齐。与此同时,杨发现自己也接到暗示,披上了帝国元帅的全套服装。


杨文里很快领会到了他的意图,哑然失笑:“你原来还有制服控的爱好吗?”还好幻想世界并非现实,莱因哈特并没有霞飞双颊,反而理直气壮地回答说:“前段时间你对我说我应该多补一下缺失的性教育,然后拉着我看的那篇文里,不是说制服控是最常见的性幻想之一,十分健康吗?再说……“他挑逗地看过去,“作为皇帝的男人这么久,你难道就从未幻想过这个?”


现在反而是杨被问住了,不过他还是走上前去,用行为回应他的爱人。杨文里为莱因哈特取下帝冠,并把他按在椅子上,双手撑在椅沿,努力摆出一副恶羊扑狮的样子。不过他没撑多久就破功了,两人都笑了起来,莱因哈特更是笑得差点维持不住对御座的想象摔下去。


杨文里接下来开始挑战如何剥光他的情人,但是皇帝礼服的结构比较复杂, 他又实在不够了解这衣服该怎么脱,两人配合地就有点不太协调。莱因哈特有些不耐烦了,干脆跳过了这个步骤,让礼服外套摊平在椅子上,内里的衬衫维持着半脱不脱的样子挂在身上,裤子也已经开始褪下。杨为眼前的美景吹了个口哨,兴致勃勃地埋上情人白瓷般的肌肤,舔舐拨弄着那小小的茱萸,并时不时离开在四周印下一个吻。


莱因哈特的身体已经开始转为粉红,他一手插入杨充沛的黑发里,另一手也在他身上游走四处点火。实际上因为幻想世界并不需要遵守现实规律,在这里做并不一定非要有前戏来使身体和精神得到足够的兴奋和放松。但是或许是心有灵犀,他们仍在重复平时习惯的步骤。


在爱抚到小荷才露尖尖角之后,杨文里跪了下来,做起了口活。刚开始他还比较温柔地用舌头绕着前端和铃铛打转,或者玩点轻拢慢捻抹复挑的把戏,后来干脆搞起深喉来,动作还十分简单粗暴。在恋人一直发送的,而且远比现实持久的深喉暗示里,莱因哈特不断回想起现实里杨曾带给他的美妙感受,很快就有招架不住的势头。这可不行,莱因哈特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并且按住了黑发青年的脑袋将其推开。


杨文里不解地抬起头来,他穿着帝国元帅军服,跪在御座下,用无辜茫然的眼神仰望过来的画面,击中了莱因哈特的某个H点。莱茵哈特不得不又给自己发了一个暗示,长出一口气,努力用平静的语气指责差点玩脱的爱人:“你忘了上次吗?你把我先搞到高潮失去意识。结果因此不少东西失去控制,炸成一团白光。你还以为是系统出问题了,吓得切出去呼叫医生和技术人员,进来发现是虚惊一场。我好不容易才编出来理由搪塞他们,这么一折腾下来,差点没心情继续再来了。本来我们事后总结说,要不然还是一起高潮,你把这个忘掉了?”


杨文里心虚地挠了挠头,试图为自己辩解:“这不一样吧?上次是我们第一次在这里搞,还没有经验。这次就算再看到你炸成烟花,我也不会惊慌失措了。“他看了看莱因哈特的脸色,自知没法蒙混过关,叹了口气,说了心里话,”我承认是我一时忘形。平时毕竟深喉不那么舒服,没法多做。可这里发送个暗示就行,不像现实那么费劲和难受。发了之后,看你这么兴奋,我不禁也……有点兴奋。"


莱因哈特被情人的坦诚取悦,笑了起来。啊咧啊咧,这可真是美到足以征服一切的容颜哪。尽管已经很多次看过这个独占神话、历史和美神宠爱于一身的年轻人,杨一瞬间还是觉得自己要陷入沉醉。


莱因哈特展颜一笑,却又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我本来想回报我眼前这人的卖力服务,而且也为他展示一下我的口舌技术。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杨的反应,感觉小小玩弄他的坏心思已经得到满足,直接放了重磅炸弹:“所以也别搞前戏,慢慢一根根手指搞扩张了。反正又不是现实,直接插进来吧。”


杨文里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忽然这么直接地提出要求,愣了一下。某种冲动忽然抓住了莱因哈特的心扉:"我的元帅,不愿意听从我的命令吗?”不等杨做出回复,莱因哈特用白玉一般的手指抵上了他的嘴唇:“如果你对这身衣服没有实感,那么换一身呢?”


杨文里又好气又好笑地按照暗示,把自己换上同盟元帅军服:“你今天是跟元帅军服过不去了?”“反正我今天就是想玩制服play。平时又没有机会看你穿这些。”那是因为……杨不能也不用将下面的话说出口。他明白他们之间的某些分歧,也明白情人平时的忍让。抱着某种愧疚和补偿心态,他干脆模仿起罗严塔尔的那种咏叹语调:“是,我的皇帝,谨遵君命。”


在莱因哈特那张完美人偶一般的面容,因吃惊露出更多鲜活气息之时,杨将他的双腿高高举起搭在肩上,一鼓作气地直插到底。老实说,不做润滑和扩张直接插入,确实是他们之间从未体会过的经历。但是人类的想象力何其神奇,足以靠接近的记忆和共鸣的幻想,将其润色成活色生香的感受。


他们都感到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莱因哈特喘着气开始放声呻吟,杨文里一反常态地坚决而凶猛地发起高速进攻。看着莱因哈特在他身下婉转呻吟,杨简直兴奋地要自己先释放出来。也许是为了平复情绪拉长时间,他在心里偷偷吐槽,自己现实里可没法做这么久打桩机。看着爱人因为自己不同寻常的粗野狂暴而格外激动,以至于身上的服装建模已经出现了维持不住的迹象,再加上他也忽然起了一个心思,杨停下了动作。


莱因哈特因为忽然打断的节奏,欲求不满地愤愤瞪过来,看上去却又像欲拒还迎。杨文里这次保持住了理智,摆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是你刚才提醒我要一起高潮的,自己却跑快一步?再说……我们上次还说好,一人玩一次自己想要的play。我看也不用等我们干完这次,再玩我的play了。我觉得它跟制服play结合起来也不错。”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大殿里出现了众人的身影。莱因哈特眨了一下眼,伴随着对情人暗示的解读,眼前的各色人等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即使是现在自认已经变成老司机状态的莱因哈特,也被这个意外的“惊喜”重新变成了那个纯情的少年,羞耻到闭上眼睛——那是他手下的各帝国提督们。啊,不止,还站着一群他没有那么熟悉的人,他隐隐约约地知道那是曾经的十三舰队成员,杨的手下。但是他却无法阻止黑发恶魔的话语在他耳边发出诱惑:“那么这个呢,你也从没想过吗?那篇文里还说了,被观看,也是很常见健康的性幻想。这导致被发现的恐惧和羞耻,使人肾上腺素上升,产生额外的兴奋。”他轻啄了一下自己害羞的情人,开始胡说起来:“你就当这是在向大家面前公开我们的关系,向他们展现我们的爱。反正也不是现实,都不敢吗?”


大概是被他的话打动,或者是被激将法刺激到,莱因哈特气鼓鼓地睁开了眼睛:“谁不敢了?是谁不敢?就在大家面前做。”他自暴自弃地抛开羞耻心,更深地打开身体,并且提出更丧心病狂的要求:“来呀,你抱着我这么绕场一周。我倒要看看是谁不敢?”


杨不禁扶额,感觉被反将了一军。激将法同时激将了两人,身为主动提出邀请的男人,这时自然是不能退的。杨回忆了一下看过的小电影,手臂从金发青年的腿弯下交叉而过,托住他挺翘的屁股。莱因哈特的双手也顺势搂上黑发情人的脖子,两人又充满爱意地交换了一个吻。


杨抱起他心中最熠熠生辉的稀世奇珍,一边走动,一边让莱因哈特跌宕起伏,更深入地和他融为一体。因为还没在现实里实践过这种高难姿势,杨只好从记忆的各种角落里提取经验,并充分发挥他的想象力。好在不少素材他们是一起看的,所以想象配合起来还算默契。被这种双重的新奇体验刺激到,


莱因哈特感到自己时刻即将爆发。他看到远处因为杨注意点重点更多地不在于此而模糊起来的那些人影,忽然感到有些好笑。这人刚才还在劝说他玩公开play,结果自己搞起来就忘了这事了?


他把部分精力投注在上面参与构建,并低头凑到杨耳边用调戏的语气说道:“你忘了你刚才提议要玩什么?到头来是你害羞了?记住,你是我的。如果你不好意思,那就让我来向大家展示朕的珍宝吧。”


他更加卖力地扭动起来,让身体依靠重力重重地抬起落下。 莱因哈特一边对彼此的精神吹响了进攻的冲锋号,一边吹着气用诱惑的语气说道:“我真想给他们看看,不败的魔术师,现在是如何意乱情迷,眼看要败下阵来。你说他们看到之后会是何种表情?”


杨一边因为主动权的转移感到有点害臊起来,一边也确实被刺激到缴旗边缘,不过他也忍不住吐槽:“你不也是一样吗?看到现在的你,我看崩溃的人也不会少。尤其奥贝斯坦,他大概会感觉是他的义眼出了故障吧。”因为他们同时不由自主地想象起来,平时总板着死人脸的军务尚书摘下义眼检查的样子真的出现在了赛博空间里。两人顿时忍不住笑场,幸亏这并非现实,不然大概已经双双软下来了。


不过兴致被打断之后,人就容易浮现出新的想法。杨把莱因哈特放了下来,用认真的语气对他说:“你现在闭上眼睛,放空脑子接受。让我给你一个惊喜。”莱因哈特有点好奇,乖乖地闭上眼睛。一会儿杨的暗示就传达了过来,他不加思考地接受着暗示并用想象构建出来——仿佛由星空织造的蓝色长裙如轻纱般落下,长长的托尾在地面上铺开,轻柔洁白的头纱覆盖住他的面庞……等等?想象奔跑的太过迅速,他才反应过来杨在试图给他套上什么。


莱因哈特睁开眼睛,发现杨这时候已经给自己换上了一套他记忆中的新郎礼服,并且把场景变成了当时他们缔结良缘的大厅。啊,果然如此。被哄骗着穿上女装的小小气愤,更多地被回忆的酸甜取代,这确实是一个惊喜。


杨笑了笑,手上浮现出一束捧花,轻轻地交到莱因哈特的手中:“虽然那只是个游戏中的婚礼,但是我当初念誓词时承诺的心是不会有区别的。我会永远爱你,珍视你,忠实于你,无论顺境或逆境、健康或疾病,直到永远。”他重复了一遍誓词,对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感到有点抱歉,但还是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以你的成长环境形成的观念,实际上还是想和我结婚。我现在还无法接受成为皇帝的配偶,虽然让我爱你的那些点中,也有因为是皇帝才格外珍贵的部分。也许给我时间我会改变态度,或者我们可以找出新的道路。但是现在,我只能说,谢谢你为了我而退让容忍,改变自我。能遇到你,真的是我的幸运。”


莱因哈特露出笑容:“不,我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执着于结婚的。而且既然我俩的观念存在一定的分歧,现在这样不是更有选择的余地吗?”他沉思着说:“我曾经想让你臣服于我。但是我很高兴,最后我们的相处,让我认识到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这个。无论是之前作为敌人,还是现在作为爱侣,我觉得能与你相遇也是幸运的。”他俩相视一笑,杨干脆调出来服务器上预设好的场景,把背景变成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和莱因哈特一起并肩躺下欣赏星空。


所以其实这篇文的真正题目,应该叫总想着一起高潮,中间反复踩刹车,最终以笑场萎掉吗?

评论(9)

热度(42)